結果,努力躺了兩小時,卻無法再回到夢鄉
為什麼?就讓我再逃避一下現實也不行嗎?

我努力了,但成果永遠不與我的努力成正比.......
其實我一點也不厲害、聰明,
能夠有今日的成就全都是靠我的努力而得來的。
僅管如此,看到成績時就跟剛看到考卷時一樣,腦袋一片空白.......

「其實我很擔心妳呢,」老師看著我接著說:「我看妳考基測前氣色超差的,不過妳現在氣色看起來比較好了耶!」
我想想,那次回去應該是........算了,其實我搞不清楚是九二八那天還是十一月的那天。
真的,壓抑了那麼久,突然一瞬間釋放,氣色會好根本是理所當然的。
但現在........假如老師看到我現在的樣子是否又要開始為我擔心了呢?
特別是婉芳老師。

約莫兩個星期前,那感覺又來了。
莫名的不安、莫名的緊張,好像不只段考前的緊張,其中還摻雜些原因........
到底是什麼,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只知道,真的真的,好討厭自己。


什麼事都做不好,看來真的像是某個仁兄說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扣掉讀書,你到底會什麼啊?書也沒讀得多好啊。

「妳留晚自習到底在做什麼?」
「讀書。」
「你們班有很多人留嗎?」
「是有好幾位。」
「.......人多根本就是在那聊天打屁。」
「.......我沒有。」
............。

真的,沒有。











打算回家再流淚,卻已經忍不住在補習班掉了幾滴
無妨,根本沒有人知道我,也根本沒有人會來注意我。
想著想著,突然想起國中的事情,免試入學的那時候。


記得那該死的某X民,在那天下午三點用廣播公佈了所有免試入學成功名單
我也在他唸到的那名單裡。

--天哪,這是真的嗎?天底下真的有這麼順利的事?我真的不用考什麼北北基就有學校讀了嗎?

孰知,我用四十五分鐘調適上榜的心情,竟換來四十五小時的失落感?
「班導找妳。」名單宣布完的那節課完,也不知道為什麼班導要我到辦公室找她。
發生什麼事了嗎......?
「剛才,X民組長打電話上來,那個.......他看錯了,妳只是備取。」
「備取?」
「嗯,除非正取有人沒去報到,妳才能去報到。」
「所以,我要考北北基?」
「不一定,只要正取的人沒去報到妳就有機會。」
「所以,我還是要考北北基?」
「不一定,妳還是有機會的!」
「.......謝謝老師。」

接著,無力的面對現實。

某X民,你可知我當時多恨你啊?
你要是一開始就說我沒上我還不會那麼失落,
為什麼你要先帶我飛往高處再讓我重重落下?
我得罪過你嗎?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我那時心情起伏多大你知道嗎?一通打到辦公室的電話就能了事?
真的,從那天起我就超恨你,超級。
天天都幻想著要在畢業那天把你打一頓作為紀念。

將自己拉回現實的那堂第八節理化課結束,終於忍不住,眼淚開始湧了不長不短的兩天。
第一個注意到我的人是已經免試上成功的某施,再來是幾位同學以及理化老師和班導。
謝謝你們,真的謝謝你們。我永遠記得你們在當天的札記寫下祝福我的話,真的,謝謝。

想到這,才發現,似乎.......畢業後就沒再見過他們了........
但我永遠記著你們,謝謝。

啊,某X民十一月邀請我回竹中分享學習經驗時我竟然忘記跟學弟妹分享這件事。
嘖嘖,真是失策。
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看到某X民沒有任何一點怨忿,反而感到懷念。






















哎,我究竟該如何抉擇?






















there's no word 
for me to say
to give a sign 
to sing a song
there's no word 
for need to say
to give a sigh 
to be more brav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wn 的頭像
Dawn

恰北北女孩Judy Lu的一片天空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