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時鐘的那一刻真的差點沒嚇死。

四點五十分,多麼令人驚嚇的數字。
在我閉眼之前,時鐘明明顯示著十二點,怎麼我稍稍一瞇就過了將近五個小時呢?
「唔。」頭髮仍被夾子固定著,房間的燈還亮著,甚至連書桌上的檯燈也亮著
這麼說,我讓我的房間燈火通明了一整晚?!

天呀。
散落的課本攤在書桌上,我才猛然想起今日國文課要考的孔子の弟子還沒看
能說什麼呢?什麼也不能說,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有坐到書桌前和孔子の弟子開打第一場戰役。
嘆啊。

關於這場戰役,我只能說打得非常艱辛。
不管我怎麼進攻,這頑固的弟子們都以過人的意志力抵抗,遲遲不肯投降進入我的腦內
由於雙方勢均力敵,這場戰役打到六點便停戰了,最後結果是什麼都沒有。
國文課開打第二場戰役,十個弟子讓我擄到了九個弟子
頑固的冉伯牛,你給我記住。不,應該說,我給你記住。(?)







為了爭取演講機會,星期四國文老師做了第二次選拔(!)
給了一個題目──二十年後的自己。
小五後我就開始抽過各式各樣的題目,甚至寫過以文天祥從容赴義時寫的詞作為題目的作文,
真的,那題目非常非常優秀。(默)
但偏偏──最令我苦惱的不是那些莫名奇妙的題目,而是看似最簡單又最困難的──X年後的自己。
真的,我到現在都還是超討厭這種題目,大概是我對自己的志向都還不明確吧。

苦惱歸苦惱,我還是講完了它,但現場竟然只有國文老師懂我在說什麼?!
「嗯,妳太感性了,造成題目不明確。」這是國文老師給我的評語。
好吧,就某方面而言是很成功的,但竟然沒有任何一位同學懂我在說什麼令我十分震驚。

如果是在國中班上演講,估測無誤的話應該最少也有一位懂我在講什麼
嗤,明明畢業後就不再聯絡過,約莫前幾天左右彼此看到對方也都不打招呼
國中也沒什麼交集。不過,就算那位真的不懂我也不會感到很驚訝。
習慣囉,我自己懂就好了。
要是每件事每個人都懂得清清楚楚,就不必有溝通不良的問題嚕。













上了一陣子的社課,轉社慾念愈來愈強烈。
想轉社的原因是因為發現與當初加入時所抱持的理念有落差
儘管不用繳交任何社費這點非常吸引人。(默)
唔,我想想,要轉社的話最快也要下學期才能轉,而且只能轉這一次
然後要交一千字的轉社原因,呵呵呵沒關係
轉社不成就去跑地社(咦)









日子很快樂,不安感卻日日蔓延
明明沒發生什麼事,不安感卻總會突如其來直撲而來
因為這樣,不知下樓找了幾次婕婕來個精神會談(唔)
好惱人啊。
到底不安感從何而來呢?












發現最近眼鏡待在臉上的時間有漸長的現象,糟了再這樣下去會不會與眼鏡融合一體呀﹙誤)















李敖版:「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材哥版:「長江後浪推前浪,開啟無限新希望。」

材哥說的真好。謝謝材哥激勵。












感覺靈魂快要溺死在書堆考試中了,怎辦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wn 的頭像
Dawn

恰北北女孩Judy Lu的一片天空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